您的位置:中国养生保健网资讯正文

NMN(烟酰胺单核苷酸)的百年历史

2020-11-02 13:44:42

  2017年,华人首富李嘉诚在服用美国公司的一款NAD+补充剂后, 表示“感觉回到20岁”,于是投资了2500万美金(约1.74亿人民币),抢攻研发“长生不老药”。

  李嘉诚的投资自然引发港人瞩目,作为突破性的抗衰老新产品,直接在香港100多家屈臣氏进行发售。广告介绍都是“不老超人都有食”,意思是他自己都吃。

  今年,李嘉诚已经91岁了,仍然身体硬朗、频繁露面,参加各种活动,传闻与这种NAD+补充剂有着相当的关系。

  无独有偶,另一个大咖潘石屹也曾在微博提到,吃了一个月“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教授推荐的“长生仙丹”,吃了之后感觉没啥特别反应,但是指甲长得很快。

  在2018年9月,也就是1年前,英国报业集团的《Daily Mail》(每日邮报)刊登了一篇震惊西方科学界的新闻:

  “哈佛大学医学院、抗衰老研究中心研究成果:惊人的抗衰老科技可以让人类活到150岁,并会在2020年变得像‘每天一杯的咖啡’一样便宜”。

  这则新闻震惊的原因有以下三点:

  这消息本身就惊人,人类寿命有望再一大跨步延长;

  这是来自哈佛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抗衰老研究中心主任David A. Sinclair 的科研成果;

  《Daily Mail》是英国发行量巨大、代表英国现代报业开端的,具有广泛知名度的保守型媒体。

  这则新闻报道了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抗衰老研究中心主任 David A. Sinclair教授在和澳洲新南威尔士大学的联合研究中取得了重大的发现:人类细胞可以被编程,衰老的器官也可以被重新激发而获得新生。

  下图就是David A. Sinclair ,哈佛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抗衰老研究中心主任

  David A. Sinclair 教授用2年的时间,完成了实验:

  通过持续给小鼠提供NAD+补充剂(主要成份为NMN),成功使得小鼠的衰老速度降低到自然状态的2/3,也就是说,寿命被延长了30%-50%。

  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仅通过简单外部干预,提升了细胞中NAD+含量水平,就使得2只遗传背景完全相同的哺乳动物,获得了完全不同的衰老程度。

  而David A. Sinclair教授早在2014年就凭借他在人类抗衰老(续命长寿)领域的持续突出贡献,获得了《时代》杂志的“全球最具影响力的100人”。(这一年,阿里巴巴马云和David A. Sinclair 教授一起入选了《时代》杂志的全球100人。)

  而后,

  美国《Time》时代杂志发文:“不老药即将问世了吗?”

  美国著名科技媒体《Wired》发文:尖端科技能帮助人类永生!

  怕死、怕老、怕丑,这是人类的终极恐惧。

  “永生”这个话题,是人类终极的梦想,

  自秦始皇时代就一直是帝王富豪亘古不变的追求。

  但是,人类真的能和自然规律抗争吗?

  这是全世界生物医学界的科学家们在共同研究的课题!

  我们能看到一系列刊登在三大国际权威学术期刊《Science》《Nature》《Cell》的论文,论述了NAD+ 对抗衰老(延长寿命),修复人体DNA(对避免癌症、抗癌有用)、提升人体代谢水平、保护心脏和血管、改进睡眠、增强人体活力等一系列研究成果。

  一时间,“不死药”“长生不老药”“永生”这种看起来简直不可思议的名词反而在哈佛MIT这样的顶级科研界,在金融界大佬中,在科学界、科技媒体流转……

  基本上可以确认的是:

  “NAD+是人类寿命延长的理论核心,人体提升自身NAD+水平的话,能延长寿命,并让人体更年轻!”

  而目前,补充NAD+最方便有效的方式是口服NMN(一种NAD+补充前体)。

  补充前体的意思是,服用NMN,进入人体可以转化成NAD+,可以提高人体NAD+水平。(直接服用NAD+是无效的,因为NAD+分子太大,只能通过注射进入体细胞)

  不过,直到去年,NMN的价格仍然非常昂贵,1 克要几万元人民币,只能变成富人们的尝试。所以这种最新保健品对于大众来说,仍是遥不可及的梦。

  2019年,NMN的价格有了根本性的改变

  首先是最早量产的日本已经把价格降到了低于2000元人民币每克的水平(采用发酵技术), 而采用更先进的生物酶技术的美国、中国香港则已经可以把价格降到人民币1300元每克的水平。

  在这一刻,所有的人才真正感受到科技与科学的发展速超越了人体变老的速度……

  下面,我们先一起来详细了解一下:NAD+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它能让我更“年轻?”

  NAD+,科学家们已经研究了100年

  NAD+并不是一个全新的发现,而是一个已经经过100多年研究的物质。诺贝尔奖化学奖、医学奖的得主们为它奠定了研究基础。

  NAD+又叫辅酶I,全称是烟酰胺腺嘌呤双核苷酸。

  它有两大特点:

  广泛分布在人体的所有细胞内,参与上千种生物催化反应,是人体内必不可少、至关重要的辅酶。从命名上你就可以看出科学家们对它的重视,它是人体的1号辅酶。

  NAD+随着年龄的增长,体内含量水平下降很快,每20年会减少50%,差不多40岁的时候,人体内的NAD+含量只有儿童时候的25%。

  NAD+与保持身体的年轻状态、延缓衰老、延长寿命有关到关重要的关联性。

  NAD+具体参与的人体中的反应主要有以下几种:

  新陈代谢,提供人体能量

  人类从婴儿长到成人,而后再慢慢衰老,每天需要大量的能量,人类通过进食,各类食物进入人体后,转化为糖类、脂类、氨基酸,通过人体的三羧循环进行新陈代谢,最终转化为水和二氧化碳。

  在代谢过程中产生的中间产物就供给了人体生长的原料和能量(ATP)。而这个代谢过程中,NAD+全方位起着催化作用。

  DNA修复

  自由基、细胞被氧化损伤,大多数人应该或多或少都了解。人体细胞被自由基损伤后,会发生基因突变,基因突变会导致后续的细胞复制产生错误,持续的基因突变会导致癌细胞的产生。

  当然癌细胞并不等同于癌症,人体有免疫系统,能发现并杀死癌细胞,免疫系统发生问题无法抑制癌细胞的增长,才会导致癌症。

  然而,在人体的细胞被自由基氧化造成损伤后,细胞内是有一种自修复机制的。人体细胞核内自带的基因修复因子PARP会被激活,PARP和NAD+ 一起反应在来修复细胞的DNA,这种修复早于人体免疫系统,是在基因突变发生后,就去纠正这个错误。

  每个细胞中都带有PARP,所以,当人体内的NAD+ 含量越高,细胞DNA的修复率也就越高。与PARP的协同反应,会消耗成年人体内1/3的NAD+ 。

  激活长寿蛋白Sirtuins

  Sirtuins(缩写为SIRTs)是一组在人体细胞中存在的蛋白质,共有7个亚型SIRT1-SIRT7。SIRTs蛋白在细胞抗逆性、能量代谢、细胞凋亡过程中具有重要作用,故被称为长寿蛋白。

  如果Sirtuins活性正常,细胞就能该休息时休息,该工作时工作,劳逸结合效率高;如果Sirtuins活性减低,那么细胞就会疲于奔命不停地工作,此时的细胞处于紊乱状态,衰老会加速。

  最新的研究表明,Sirtuins长寿蛋白家族的活性对于睡眠质量、神经元的健康、心脏功能的正常都起着重要的作用。

  而长寿蛋白Sirtuins的活性完全依赖于NAD+,与长寿蛋白Sirtuins的反应,同样会消耗成年人体内1/3的NAD+。

  NADP(H)合成

  NADP(H)又名辅酶II,从名字大家估计能猜出它的作用,是第二种人体中重要的辅酶。

  辅酶II对于人体内各种必要的生理激素及免疫系统的活性都有着关键的作用。

  NAD+的功能得到整个科学界的共识

  目前能查到公开信息的,就有7位目前健在的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化学奖得主都对NAD+抗衰老理论表示了强烈的支持。

  但是,随着人类年龄的不断增长,NAD+在人体中的含量水平却在不断下降(衰老的根源之一)!每20年会下降50%,到了40岁只有儿童时期的25%,到了60岁就只剩下1/8,到了80岁,就会下降到极其低的水平 ,是儿童时期的1/16。

  人体的衰老过程中,NAD+的下降被认为是导致疾病和残疾的主要原因,如听力和视力丧失,认知和运动功能障碍,免疫缺陷,自身免疫炎症反应失调导致的关节炎、代谢障碍和心血管疾病等等。

  NAD+在人体内的重要性和作用被研究清楚之后,最直接能想到的就是:

  能不能安全地、接续地补充NAD+,使人体的NAD+水平维持在年轻时候的水平?从而让人体恢复到年轻状态?

  这项研究从上个世纪就开始了,并持续到现在。

  由于NAD+的分子过大,无法被直接吸收,因此无法通过口服方式补充,只能通过静脉注射方式进行,这个方式近2年在美国一些医疗中心已经有了,需要专门的NAD+疗法资质,同时,这种方式需要长期治疗,无论是费用还是时间成本都非常高昂。

  除了直接补充NAD+,人体内也有3个代谢循环能生产NAD+。下面这张图就展示了这3个代谢循环,其中有4类物质(前体)可以转化为NAD+ 。

  图解:

  这4类前体物质分别是: 烟酸(Nicotinicacid)、色氨酸(Tryptophan)、烟酰胺、NMN/NR。

  烟酸、色氨酸、烟酰胺都是人类早就能合成的物质。

  烟酸,就是维生素B3,而烟酰胺这个名字大家应该也很熟悉,红牛里面有它,爱美的女性也一定听说过它,“美白小能手”,各种美白产品都有它。然而,这三种物质在摄入量上都有一定的限制,长期大量直接服用的话,会有一系列副作用出现。

  (但如果作为人体中每天都大量需要的NAD+的补充剂的话 就需要每天大量服用了)

  此外,在烟酰胺向NAD+转化的通路上,还有一个限速机制的存在(通过限速酶NAMPT来限制转化速度),因此即使有大量烟酰胺补充入人体,也不能大量转化为NAD+。

  排除了这三种物质之后,我们还剩下最后一类前体物质:NMN/NR。

  NMN全称是烟酰胺单核苷酸,NR全称是烟酰胺核糖。NR可以转化为NMN, NMN可以转化成NAD+。NMN是NAD+的直接前体,NR是NMN的直接前体。

  这两种物质至今没有发现任何不良副作用!

  长期以来,生产和提纯很不容易,提纯的成本非常高,2018年底的时候,NMN的价格仍高达1克几万人民币的水平。

  也就是说,烟酸、色氨酸、烟酰胺容易获得,但持续大量服用有副作用,同时,烟酰胺大量服用还效果有限。而NMN/NR无副作用,但是,很难合成,代价高昂。直到近2年,随着生物酶制备技术的成熟,NR/NMN的产量才快速提升上来”。生物酶法是相当于模仿人体催化酶的工作过程,是一种生物模拟技术。

  而到了今年2019年,成本也逐渐下降到大众能承受的水平了。

  同时,由于作为膳食补剂,常用的方式是口服。但是口服NR,绝大多数会被消化系统消化成烟酰胺NAM。而NAM会被人体内的限速酶NAMPT限制转化速度……所以,口服NR同样效果有限。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