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养生保健网资讯正文

外科风云第5-6集剧情详细介绍

发布日期:2018-02-25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安志杰

外科风云第5集剧情介绍

  扬帆心思阴暗故意设局 傅院无法推脱应下手术

  那个父母双双住院的女孩琳琳陪在父亲葛树新身边焦急地等待着结果,很快,陈绍聪在公安医院找到了葛树新的既往资料,他早在两年前就已经患了肝癌,可是因为过失杀人在在监狱待了大半辈子,好容易盼到要出狱了,却又查出绝症,他所受的打击可想而知,所以便一直没有选择治疗。钟西北主任和陆晨曦等人得知他的病情心情都十分沉重,不知道该怎么跟那个可怜的女孩琳琳解释。

  再犯愁也得跟家属说,陆晨曦便主动揽下了这个差事,她回到病房,刚想要将琳琳叫出去跟她说她父亲的情况,葛树新挣扎着虚弱地对陆晨曦央求说,想要见见自己的妻子,心软的陆晨曦禁不住他的哀求,便让人用轮床将他推到了他妻子的病房里。

  躺在妻子的病床边,看着昏迷不醒的她,葛树新百感交集,一直在自责自己没有能够照顾她,将心里埋藏已久的话全都说出来以后,葛树新跟琳琳说,自己在监狱时早就签下了器官捐献同意书,现在,他愿意将自己的肺移植给琳琳的妈妈子,让她能够替自己多活几年。

  病房外的陆晨曦听着里面的谈话,不禁悲从中来,暗暗流泪,这时,庄恕走过来递了一张纸巾给她,说她的率真很可爱,陆晨曦闻言不禁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葛树新的病情突然加重,医生尽力抢救无效,最终被判定脑死亡,他的女儿琳琳向陆晨曦要求用父亲的肺脏给母亲做移植,并在获知所有可能发生的种种意外情况下依然没有改变意愿,陆晨曦便将情况通报给了扬帆、庄恕和相关医生。扬帆闻言,当即否定说,按照规定,癌症病人的器官不允许移植,如果出现意外,医院将会陷入麻烦,陆晨曦却说,如果不这么做,琳琳的母亲徐芳英将活不过一周,两人正在各执己见争执不下时,傅博文推门进来说,此事请示过上级领导了,领导指示,在尊重科学和充分尊重患者意愿情况下,可以特事特办。于是,傅博文拍板决定,即刻讨论手术方案,为徐芳英准备肺移植。陆晨曦提议又傅博文主刀,扬帆也趁机架秧子,并说要录像留作教材,傅博文只得答应。

  很快,扬帆将葛树新和徐芳英配型情况及胸片等资料亲自送进了傅博文的办公室,傅博文担心自己撑不下来这台手术,刚想开口让庄恕来代替自己,扬帆抢先截断了他的话,称全院上下都在着这场手术,自己一定会调集一切资源配合他,傅博文知道他这是在给自己下绊子,想看自己的笑话,只好改口说要陆晨曦做自己的助手。

  扬帆回去后,在庄恕面前故意煽风点火,话里有话地挑拨他,暗指傅博文应该邀请他共同手术,并透露出傅博文身体有病,这些年已经很少做有难度的手术了。这话果然在庄恕心里激起了波澜,他找到急诊科,想要找陆晨曦了解一下情况,恰好她不在,便从陈绍聪嘴里侧面打探了实情,真的如扬帆所说一般无二,便急匆匆赶到了傅博文的办公室,主动要求代替陆晨曦做他的助手,傅博文言辞慎重地答应了。

  琳琳早就听说陆晨曦是胸外最出色的的大夫,执意要求由她参加母亲的肺移植手术,陆晨曦再次找到庄恕,要求参加手术,却被庄恕拒绝了,并说她是在耍小孩脾气,陆晨曦很是无奈。

  供体切除手术由庄恕来完成,那边一切顺利。傅博文负责的是徐芳英这边移植的重头戏,可是手术开始前,他却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脑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嘶叫,他用手虚扶了一下自己的头,强迫自己稳了下来,旁边的大夫看到了连忙关切地询问,傅博文却摇了摇头说自己没事,他暗暗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在这时候出岔子,不能让扬帆抓住了什么把柄。

外科风云第6集剧情介绍

  庄恕术中接替傅博文 晨曦租房遇到死对头

  正在手术室里紧张地进行着手术时,扬帆却在顶楼悠闲地抽着烟。钟西北上顶楼休息时,跟扬帆说起了陆晨曦被调走的事,并暗暗劝告他不要让当日排挤倾轧的悲剧重演,并打听他是怎么将庄恕说动来到仁和的,扬帆却滴水不漏,钟西北只好明着问他为什么要不遗余力地想要扳倒傅博文,扬帆被说急了眼,揶揄了钟西北一番掉头走掉了。

  庄恕那边准时做完了手术,傅博文因为身体原因却慢了十几分钟,庄恕下了手术台就赶到了傅博文这边,看着他虚弱地快要支持不住的样子,庄恕几次提出代替他,都被傅博文拒绝了,他一直强忍着不适颤抖着手坚持手术,在做到最关键的部分时,庄恕见傅博文的手颤抖地实在不成样子,便伸出手术钳制止了他。傅博文定定地看了庄恕几秒钟,点点头示意他接替自己,并让助手将自己扶了下去。

  手术最终顺利完成了,傅博文在更衣室向庄恕道谢,庄恕却毫不客气地指责他为了自己的名利拿病人的生命和家属的全部希望去做赌注。傅博文解释说自己从没有这样想过,只是单纯舍不得离开手术台,可是今后,他不会再进手术室了,等了结了手头的事,自己就会离开仁和医院。庄恕听到这里,实在忍不住,便问他此前是否有过把病人手术的成功或是死亡拿来做自己前途利益的交换条件,傅博文闻言十分吃惊,反问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庄恕想起母亲当年在灯下一封封给相关部门写申诉材料的情景,心中悲愤万分地离开了。

  陈绍聪因为给一位不小心摔破了脸的小姑娘缝合伤口而赢得了她的好感,两人很快热乎了起来,护士杨羽看到后,恶作剧地将当日拍的那张他只穿着裤头的尴尬照片发给了他,陈绍聪看到后气愤不已。他正在郁闷,陆晨曦走来对他说,自己家那个二百五十平的大房子终于有人分租了,今天就要看房,让他趁着现在有人出大头也去自己家租间小屋住,陈绍聪闻言大喜过望,陆晨曦的房子他可是垂涎已久了,只是出不起租金而已,如今听说有这好事,立马跟着她回了家。

  中介的何小姐是陆晨曦的朋友,她到了陆晨曦家里,对她说了一大堆那位租客的好话,称其是个海归,人长得又高又帅,在本市一家大单位工作,据说只在本市待两年并说自己一直以来给她寻找租客的条件就是——单身优质男,如今终于如愿找到了。陆晨曦闻言不禁和陈绍聪对视了一眼,两人心照不宣地猜测这个人就是庄恕。这时,门铃响起,陆晨曦吸了一口气打开了房门,不出所料,门外站着的就是庄恕。

  陆晨曦实在不想把房子租给庄恕,可是庄恕却说何小姐已经代替她和自己签了一年的租住合同,自己已经把一年的租金和中介费都带来了,如果她执意要毁约,自己只好去调阅当时的租房资料了,言外之意就是说要找何小姐的麻烦,陆晨曦一听立刻便没了火气。她知道小何正在进管理层的紧要时候,现在不能出岔子,只好叫住庄恕,答应了他的合约,庄恕则趁机要求她,不得在家里提起任何与工作相关的事,陆晨曦闻言更加郁闷,庄恕走后,她又拿起清洁工具刷起了卫生间,这是她唯一的解压方式。小何从陈绍聪口中得知了这对房东房客的恩怨后,很是心疼陆晨曦,劝她和庄恕解约,陆晨曦却说自己不能让她的业绩受到影响。(本站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