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养生保健网资讯正文

健康界报道两性情趣用品社会价值和意义研讨会

发布日期:2019-07-24

  虽然“大清亡了一百多年”,但是触及到与“性”有关的问题,依旧有不少人讳莫如深,性需求被蒙上罪恶感,性趣用品更被视为龌龊之物。

  7月18日,由中国性学会牵头主办的“两性情趣用品社会价值和意义研讨会暨中国性学会性用品产业分会筹备组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举办。“性行为本身是中性的,判断一件事物是否淫秽不能取决于物体本身,而必须考虑使用者、使用时间、使用场景、使用目的以及使用结果等诸多因素。”在会上,中国性学会副会长兼性教育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华中师范大学人类性学教授彭晓辉说。

  偏见来自缺失的性教育

  社会对情趣用品的误解,根源在于历史以来对性的污名化的积淀,当然首先表现在性教育的缺失,这也导致一旦涉及性的问题就会引起很大分歧,社会对于性的正确认识出现严重的偏差。

  前段时间,“演员张亮称父亲不能亲女儿的嘴”占据微博热搜,收获很多网民认同。彭晓辉以此事为例,说明当前性学研究和普及性教育有所欠缺。实际上,家长对6岁前孩子的亲密举止是一种亲情之爱,过早地将这种亲情之爱导入到性的领域,其实更加不利于儿童性别意识的培养。孩子6岁前和入学之后,家长应该在教育中向孩子及时告知亲子之间的接触和他人之间接触的差异性,在亲子教育当中融入性教育及性安全教育。

  由此可见,每个人对性的认知并不相同。因此,什么是性,什么是淫荡,如果由非专业人士来定义,则会出现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之虞。所以,必须要经过科学的研究,基于性学的理性的分析,由专业的人员来定义,这样才能真正管理好社会、文化、学术研究以及与生殖有关的产品。

  中国性学会理事、上海市政协常委、上海市生殖健康研究与发展中心副主任武俊青指出当前性教育的现状:大部分人学习性知识的方式是自我探索、被动接受,“曾经一个初中生说,老师讲到关键的时候,就会脸红脖子粗地说,接下来的内容请自学。而这个接下来的内容,比如说性的冲动、手淫,正是学生们迫切想了解的。”

  了解性的科学知识和安全套等成人用品的正确使用方法,具有积极的社会意义。然而安全套这种最为熟知的成人用品,大多数人尚不能掌握正确使用方法。武俊青从流动人口、在校大学生、人工流产人群以及患有性传播疾病等特殊人群角度分析了易发生高危性行为的人群背景。如果能够推广使用成人用品,就可以满足一部分人的性需求,减少高危的性行为发生,降低所造成的负面后果。武俊青建议,企业应该加强宣传,参与到性教育的普及中,除了宣传安全的功能,还应加入“愉悦”的作用等知识。

  国际上对性健康的定义包含安全和愉悦,在中国性愉悦却难以摆脱淫秽之嫌,堕入古人所曰“为后也,非为色也”的虚伪。在日常生活中,情趣用品的使用者将情趣用品藏匿在角落中,使用这种满足性欲方式也成为秘密藏在心底。中国性学会性教育专委会副秘书长谭国甸提出,在性教育中加入情趣用品的相关内容,消除偏见才能接纳使用。情趣用品往往被污名化,积极作用被忽视。中国的性教育更多强调安全教育和生理卫生教育,涉及到性行为的教育相对较少,涉及到使用性玩具的教育更少,这些内容还需完善。

  性偏好的底线在哪?

  人类进化至今,进化出复杂的性系统和性行为类型,可谓千人千面。针对不同性偏好,情趣用品也设计、生产出复杂的类型。其中有一些偏好伴随巨大争议,比如SM、同性性行为以及每每提起都引起公愤的恋童癖等。彭晓辉告诉健康界,性偏好是个人行为,但是有一个基本原则,“你的价值观支配的行为的背后,是没有任何人受到伤害,我相信任何意识形态都要认可这个最大公约数的原则,就是无伤原则。如果在这过程中造成任何人伤害,包括自己的伤害,都是有害的。”

  彭晓辉表示,有害的性偏好需要矫正,有的人能够通过教育等方式自己改正,有的人改不了,就要通过强制性矫正。其中,恋童癖属于一种严重的心理障碍,在行为过程中严重伤害社会,所以首先受到法律制裁,其次是进入强制性戒断,甚至国外已经发展出化学阉割的措施。在性心理的障碍方面,如果对社会能够造成现实或潜在的伤害的行为,甚至涉及到与精神病一样的强制性治疗问题,要相应立法,对这些人进行强制治疗,并且费用应该由其自己承担。

  在情趣用品市场上,出现过以幼童为模型的充气娃娃,生产幼童类的仿真玩具也违反了行业底线。即便是无生命的儿童仿真玩具,也不能满足恋童癖的性需求。对此,彭晓辉解释,人的性行为模式,乃至心理需求,使刺激源在生理和心理上产生行为反射,一旦形成固定的反射行为链后,没有儿童仿真玩具刺激源便不会得到性满足,进而可能会引导当事者去寻找现实中的儿童。所以,生产幼童仿真性玩具意味着你认可了恋童行为,在产品上便会诱发恋童行为。

  “性用品行业一定要看性刺激物是否符合现有的人文需要和社会民众的情感,以及是否会造成实际的、潜在的伤害,” 彭晓辉说,“至于其他无现实和潜在伤害的个人性偏好,都是个人选择,只要不公然公示与众,都应该被宽容对待,更不要去抨击,其他人可以不喜欢,也可以表现出私底下的反感,但无权利去干涉那些无伤害的、私密的、自愿的、无伤的性偏好行为。”

  站在风口 行业发展如何乘风远去

  中国性学会现任会长、中国性学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男科主任姜辉指出目前性医学发展的四大机遇:全球老龄化,中国老龄化占17.6%左右,老龄化给性医学、男科学提出新的发展需求;出生率的下降;结婚意愿下降;生活质量提高,对于生殖健康的要求,对于性愉悦的要求越来越高。

  中国的情趣用品行业经历30余年的发展,特别是在互联网的春风之下会变得更加迅速。在会上,学界专家和行业代表达成亟需建立规范行业的共识。

  性科普作者、微博情感大V易衡观察到,现在年轻女性非常关心与性愉悦相关的话题,这种需求是普遍的,如果专业的性知识内容不去占领这些新媒体的流量,很快就会被其他不科学甚至反科学的性信息所填充。

  中国性学会理事、《中国性科学》杂志社长助理焦宝元注意到情趣用品在医疗中的应用,他建议,开发以治疗为作用、适用于男科和妇科等患者使用的一类医疗器械的情趣产品很有必要。有了一类医疗器械的资质,就解决了市场准入问题,同时也解决了说明书和网络宣传用词的规范问题。

  医用情趣用品在营销的过程中,避免不了含有敏感词汇,焦宝元希望,未来厂家在生产时印有追溯码,通过数字化精准的渠道,根据患者的购买需求,精准提供使用说明。避免大众传播所带来的误解和行业监管带来的困扰,同时也能真正解决患者个性化需求。

  彭晓辉提出,学界和商界需结成联合体,既促进学术研究、发展普及性教育,同时也促进与性有关的产业规范、科学地发展。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